李佩斯的折叠式野营杯

纪扁扁:

即使你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也不要紧,因为虽然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但你总知道,有一天你喜欢的那个人回过头的时候,会看见你。

光棍节正能量来一发。

谢谢_(:з」∠)_

纪扁扁:

最近在Youtube上扒Thominho的视频,还未授权,上传到土豆,安利一下。Kihong的作品这么少,大手太太们还能剪出这么多视频来,真是想抱着太太们舔~


No one's here to sleep.


Youtube上的大手Subject A2,燃向,基本剪进了所有经典镜头。色调有点暗。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nA0QoClv0I


Just so you know


Youtube上的HyukHae TW,温馨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pY_gVWM_1o/


Hello


依旧Subject A2的作品,AU,Minho和Thomas是一对少年情侣,某天Thomas查出了肺癌,但是他们都没准备好面对。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ROJJN8PD-I/

啊啊啊

纪扁扁:

He jumped back and grapbbed Thomas by the shirt, pushing him against the wall/Minho跳回来,抓住Thomas的T-shirt,把他推在墙上......

官方大大,这少女言情情节如今同人都不好意思写了好么,所以下一个镜头Minho是要俯身亲下去是么,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一部反乌托邦作品里咱们能好好聊聊么,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地写写字了?

【TMR】第一夜〈Minho→Thomas〉

最后一句真是萌

ENDLESS:

只看電影,所以看小說的太太們請多包涵(欸


小說等我活過這次期中再補←


看著被夾在兩面厚重的牆中央的鬼火獸,Minho吞了一口口水,心跳的還沒恢復成原來的速度,伸手抹掉臉上被鬼火獸噴出的不明液體,他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鬼火獸,這是第一次──但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轉過頭,一旁的Thomas還喘著氣,不可思議,Minho心想,這傢伙是第一次進迷宮,甚至來到這裡根本不到三天的時間,他就靠這種方式殺了鬼火獸,Minho想起三年來在迷宮中死去的夥伴們,憤怒混合著一種不知名的情緒頂在喉頭,無法解除。


這個世界正在因為Thomas改變,Minho的第六感告訴他,Thomas殺了一隻所有飛毛腿都害怕的鬼火獸,而對方僅是一個新來的,這非常不對盡,但他很快就把這個疑惑丟在一旁,現在的狀況由不得他多想。


「喂,你要做什麼?」Minho對著似乎想要靠近鬼火獸屍體的Thomas大喊,對方停下了動作,回過頭看著他,「你瘋了嗎?他可能還沒有死,你就這麼想送死?」


「你不想知道鬼火獸長什麼樣子嗎?或許知道了,我們就可以......」沒等到Thomas說完,Minho就抓住對方的手臂,直接拉往反方向走去。


Minho完全無法理解Thomas的腦袋裏頭究竟裝了什麼,每個人都知道進了關上門的迷宮就像是直接送死,但是對方還是來了。


Thomas甩開Minho的手,一前一後小步跑著,轉了幾個彎,他們回到當初藏匿Alby的藤蔓牆,抬頭一看還可以看見被藤蔓埋沒後,僅露出兩隻手臂的Alby,Thomas伸手拉了拉藤蔓,然後試圖解開藤蔓的結。


「你到底在做什麼?」Minho推開了Thomas,他知道對方想解開Alby身上的藤蔓,「白癡,要是等一下鬼火獸又出現了怎麼辦!」


「難道要一直把他綁在那裡嗎?」從滿是砂石的地上爬了起來,Thomas的手臂上又多出了一些擦傷。


「先想怎麼活過今晚吧!」Minho靠在牆上,用藤蔓將自己蓋住,他不知道鬼火獸究竟是用什麼判斷人類,可能是聲音,也可能是影像,他只能猜測這樣的可能性,而從樹藤與牆面的摩擦聲,他可以判斷Thomas就用一樣的方式躲在他的旁邊。


想著隔著一面牆的夥伴們會有什麼反應,應該都在睡覺,就像以往那樣,畢竟所有人都認定他們已經死了,頂多Newt會徹夜不眠思考該升哪一個飛毛腿當小隊長,其餘的人不會有任何改變。


時間像是暫時停滯了,沒有一絲聲響,空氣也凝固了,離天亮還有多久無法判定,只有他自己若有似無的呼吸聲,直到Thomas開口打破了這樣的沉默。


「你有想過離開迷宮的世界嗎?」Thomas帶點沙啞的聲音傳來。


Minho以為對方會問『我們可以活著離開嗎』或是『你會不會害怕』這類問題,結果Thomas問了一個從沒有人問過他的問題,可能連待最久的Alby都沒有想過,但是Thomas問了。


「我沒那種時間想。」刻意壓低了聲音,雖然沒有聽見詭異的聲響,不過還是下意識地警戒著四周圍的狀況,Minho開始覺得或許Thomas真的有可能用他的好奇心走出迷宮──如果沒有在中途被他的好奇心殺死的話。


本來想這個問題蠢的可以,可是Minho卻不由自主地開始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可是就像是起初剛進迷宮的狀況一樣,問題總在一個圈子裡兜,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沒有記憶,就算離開這裡,也毫無意義。」最後Minho給Thomas這樣的答案,對方沒有再多問,因為這也是所有人都面臨的問題,除了名字以外,他們沒有任何關於過去的回憶,僅有在這裡生活的記憶。


「你為什麼要進來?」像是禮尚往來般,Minho也將問題丟回Thomas身上,卻得到對方疑惑的蛤了一聲,他只好接著繼續解釋,「為什麼要進迷宮?你知道沒有人可以在迷宮活過一夜。」


Minho以為他的問題考倒的Thomas,因為過了很久、很久,對方都沒有回答,就在他想讓對方別再想這個愚蠢的問題時,Thomas卻出乎意料地給了他答案。


「我不知道。」Minho嘆了一口氣,果然Thomas什麼都沒有想就衝進來送死。


「你那空咚的腦袋是裝飾用的嗎?」忍不住又開口罵了Thomas,Minho覺得自己剛才還認為,他有可能可以走出迷宮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發生。


「我只是覺得不能放著你不管。」Thomas沒有多做猶豫就說了一句。


接下來又是沉默,Minho緩緩伸起手,揉了揉左胸口,他一定是因為太緊張才會心跳又再次加速。


【END】


其實我只是為了讓Thomas說最後那一句而已(欸


喜歡上了冷門作品後只能當自耕農啦TTTT


Newt根本小天使(不重要

【Thominho】The First Time - 小甜饼/一发完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拿原著骗我哈哈哈哈

纪扁扁:

时间线:时间设定在Thomas杀死了第一只Monster被Newt任命为行者之后,Minho带Thomas见到树枝沙盘之前。


 @有一只叽 


————


他们本就是在迷宫关闭前不久回来的,议事大厅的争论结束后,太阳已经斜斜地挂在了巨大的水泥壁之上,露出小半个火烧似的圆球,晕红了左右的天空。其他的男孩儿们在对Thomas进行祝贺后便离开了,只有Minho和Thomas,卷起裤腿,蹲在溪水中清洗着自己。




Minho的半指手套上仍然留着怪物的液体,黄色,黏着。Minho皱着眉头,在溪水中揉搓着半指手套,又用力抠着手套的缝隙,嘀咕了两句什么。




Thomas噗嗤一声笑了,Minho抬起头,这是个结实、聪明的大男孩儿,但此刻他被Thomas突然起来的笑声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他迷茫地看了看Thomas,问他,“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Thomas低下头,用溪水冲洗着自己的胳膊,“你伸手去拿Monster身体里的设备时,我吓了一跳。你们告诉我Monster是有毒的,我以为Monster的体液也是有毒的。”




“不,那个是无毒的,我一直都知道。”Minho也跟着笑了起来,贱贱的坏笑,Thomas这才注意到,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Minho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犹豫了一下,“从这里分化出行者这个职业,我就一直在这里。第一次有行者被咬时,我也在这里,我亲手把他推进了迷宫。被咬过的行者的血和Monster的体液,我都碰过,如果Monster的体液有毒,我早就和那些被我推出去的兄弟一样,死在迷宫了。”




Thomas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象着这是一场真人秀,如果他只是旁观在外,看着Minho经历这一切,他一定会打碎屏幕带他出来。但他现在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现在他同他在一起,一起在这个怪圈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于是Minho又笑了一下,这次是一个安抚性的笑容,仿佛安抚Thomas是更重要的事情,“不过现在,我也能活着从夜晚的迷宫里走出来了。Thomas,你带来了希望,在你到来之前,我们试过了我们所能做的一切事情,希望是消耗最快的生活必需品,当你找不到打破现状的可能时,维持现状才能维持希望。而你带来了改变,带来了希望。”




Thomas挥了挥手,他想也许是即将下山的太阳太热了,晒的他的脸都有点烫烫地发红。他只好找个其他的话题插科打诨,Thomas说,“对,现在我们还有了一个女生,改变每天都在发生。”




Minho咧了咧嘴角,继续低头冲洗手套上的黏液。Thomas拧干手里的毛巾,晾在一旁的石头上,找了个水面上的巨大树杈,坐在那儿,继续说,“Minho,我敢保证,你没被送来这儿的时候,一定是个很受女生喜欢的人。”




Minho停下了手下的动作,挑着眉毛斜着眼睛看着他。




Thomas假装没有看见Minho的眼神,继续说,“嘿,高中校园篮球队冰山队长Minho和成绩好但是不懂得讨女生欢欣的书呆子Thomas。这么想来Minho你还更倒霉一点儿,反正在这里还是在外面,我都不知道什么是接吻的味道……”




Thomas停住了莫名的碎碎念,因为Minho显然焦躁了起来。他不能确知Minho在焦躁着什么,也许是前天那个被送进迷宫的行者的死亡所带来的压力,也许是在迷宫中被Monster追捕一夜所累积的肾上腺素,也许是Alby仍然躺在床上的不安和对未知的无法掌控和无法改变。




Minho从溪水中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双手叉腰向远方望了望。这不是一个属于Minho的典型表情,大多数时候Minho专注,冷静,富有领导力,于是这个焦虑的Minho让Thomas微微有些焦虑了起来。Minho嘀咕了句什么,淌着水向Thomas走来。




“喂,喂,Minho。”Thomas喊道,但Minho只是大步流星地向他走来,脚下的溪水溅起一排水花。




然后Minho抓住了Thomas的上衣,把他提了起来,吻住了他的嘴。Thomas的眼睛瞪的很大,他视线中的亚洲人是单眼皮,闭着眼睛,黑色的头发上沾了些水珠,折射着阳光,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Minho的手很有力量,提在Thomas的装备带上,拽的他几乎一个趔趄要摔倒,但Minho并没有用手拥抱他,他只是专注于亲吻他。




Minho的嘴唇很柔软,带着健康的男人身体的温度,在Thomas的嘴唇上辗转着,让Thomas分不清是尚未落山的太阳跟热还是Minho的嘴唇更热。他的焦躁仍未散去,带着他的自信和强壮,舌头焦急地在Thomas的齿缝间左冲右撞,甚至衔着Thomas的下唇硬生生地咬了下去,塞得Thomas几乎要在喉管里呛进一口口水。Minho的手从Thomas的装备带移至他的双肩,然后他的舌头抓住了他,纠缠起来,细细地舔弄Thomas口腔内的每一个味道,像是安慰一匹受惊的烈马般温柔起来。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彼此的胸口都有一些起伏。Thomas抬起手臂擦了擦残存在唇边的唾液。Minho仍然保持着抓着Thomas的姿势,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笑了起来,“这就是接吻的味道。”




他们都笑了,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谁也没有时间深思这个吻的原因和背后的意味。但分明有什么不一样了。




Minho松开了Thomas,他带上他的半指手套,对Thomas说,“走吧,带你去看看行者的秘密。”



【Minho/Thomas】体能训练

嘤好甜!

大咚少年:

“你需要体能训练。” Minho一边拆着手上的护腕一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Thomas。“作为一个runner,丰沛的体力是必须的,最多的时候我们得在迷宫里跑12个小时。”

Thomas点了点头,“好的,我想我可以......”

“从现在开始。” Minho从刚才他坐的地方站起来,“躺下去,膝盖弯起来,我帮你压着脚。”

“现在?我已经累的半死了Minho,我现在很需要一些吃的,或者休息。” Thomas看了一眼Minho的侧脸。半个小时前自己还在迷宫里疯了一样的跑差点丢了命,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酸痛的。

“仰卧起坐。现在。” Minho看了Thomas一眼,重复道。

Thomas全盘接受了Minho的那个眼神,没有再多讨价还价,抿了抿唇照着他说的躺了下去。Minho在Thomas腿前半跪了下来用膝盖压住他的脚,“好了,开始吧。先做一个看看。”

Thomas没动。

“嘿Shank,你还活着吗?” Minho挑起眉问。

“......我好累,Minho,我觉得我连半个都做不起来。给我点时间。” Thomas挫败地回答,两手交叉枕在头下,徒劳地试着发力。

“连半个都做不起来,huh?” Minho调笑着重复,直起身子看着Thomas,“我开始怀疑提名你当runner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决定了。”

Thomas听见Minho的话,调整了一下呼吸闭上眼睛道,“闭嘴,Minho。”

Thomas知道Minho只是开玩笑,但如果他不是runner的话,就不能和Minho一起进入迷宫。上帝知道他简直爱极了和Minho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不光是那些肾上腺素猛增的刺激,只要Minho在他的身边,他的眼睛就离不开他,自从第一天晚上他隔着篝火和Minho远远的一个对视,这种感觉就萦绕着他挥散不去。

Thomas不知道Minho对他是什么感觉,也许在他心里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在glade里面跌跌撞撞地做尽蠢事,他帮助他只是为了尽作为一个keeper的职责,跟他对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Minho失望。

Thomas深呼吸了几下,腰腹部酸胀地发力,反抗地球引力地将上半身抬起终于坐了起来。

当Thomas快保持不住姿势要倒下去的前一瞬间,Minho飞速地凑到他面前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

Thomas被唇上的短暂地触感惊地一跳,手忙脚乱地坐正,为了保持住坐姿甚至慌乱地抓住了Minho的手臂。他不敢相信地抬头,对上后者笑意盈盈的眼睛。

“现在有力气了吗,Shank?”

记梗:有一天晚上Thomas手癌误删了Minho的好友(大三角)

萌!

猫骨头:

灵感来自今天日天的手癌




有一天晚上,Thomas跟Minho传小X片的时候,Minho一个手癌把Thomas的好友给删了


然后Thomas在上铺吼,你他妈嫌女优不好看也不要删我啊!


Minho在下铺吼我他妈手癌!


Newt在中铺吼你们他妈还睡不睡了!




被萌的一脸血,寝室日常真的必须来一发了(望天











yooo

swimmmmmm:

贴吧看见的截图   我欣喜的存下

【我—一个大写的污   (* ˚᷄ 艸 ˚᷅ *)




【军烨】几句话

“在那来世的遥远世界里
当我们漫步在阳光下
若能不期而遇
我想我会无限惊讶地停下步履。

我将看见那双乌黑的眸子里
那时它们已化作晨星;但我也将感觉得出这双眼睛曾经属于一个被记忆忽略的前世的夜空。

我将恍然洞见你颜容的魅力
并非完完全全是你自己的光彩
在一次无法追忆的相会中
它窃取了我双眼里那热情的光芒
尔后又从我的爱情中觅走了神秘的圣辉——这圣辉来自何方已经被你遗忘。”

十四年能带来些什么,
成功的事业?
美满的家庭?
十四年又能抹去些什么,
刻骨铭心的回忆?

然而命运是充满戏剧性的,
戏弄你,戏弄我,戏弄他。

我会以为,
在彼时肮脏的世界
纯洁的感情难觅之极

你会以为,
那个曾经不小心爱上你的人
会永远收敛眼中的宠溺渴望

他会以为,
有生之年只能在微博里
观察他孩子气的一举一动

我们都被戏弄了。

相隔十四年,
你还是一副蓝宇的表情
轻轻唤“师哥”
他还是如同悍东般温柔
默默看着你

感情这个东西,
最难演,最难掩。

2015.7.19

加了滤镜好重…